太阳集团娱乐 > 影视影评 > 【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佳作,非神作

原标题:【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佳作,非神作

浏览次数:132 时间:2019-10-05

1.或是出于篇幅,剧情紧凑及影片最终表意上的考量,故事背景被架空,除开主人公cobb以外,其他人物的性格和前史基本选择了淡化处理,游 戏规则假定性的先行植入固然避免了用过多的笔墨去赘述“盗梦”的合理性以及纷纷扰扰的人物关系,使其尽可能地快速代入主体剧情,但同时又造成在开场长达数 分钟“梦中梦”的戏份里,观众对于剧情和总情境的理解和把握上的障碍,我清楚的听到当时周围有人打哈欠,以及表示看不懂的抱怨声。另外,角色人物的普遍单 薄,也使得之后影片无法在人物关系上做戏,只能通过紧张场面的营造和时空架构的编织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盗梦空间Inception》全片是飞机上的一场梦之完全解析

近期都在重温诺兰的经典电影。作为一个希望把自己培养成逻辑稍微带感一点的文科生,历经7年,这次看比第一次看懂了许多。结局陀螺旋转的那个镜头会让人恍然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2个多小时仿佛都在诺兰精心安排的梦境里。我偏向于结局的美好是现实,团队完成了任务、cobb不仅放下了对妻子的愧意也看到了那久违的孩子们的笑脸。因为结局画面,陀螺旋转的声音频率渐弱,接近停止,而且cobb全片梦境中戴着婚戒,现实没戴,这个画面里是没有戴婚戒的。

2.对富二代进行"盗梦"的主线与Cobb跟Mal这条线,甚至是cobb自我救赎的隐线并无直接联系,却反而占据了影片大量篇幅,虽三次入 梦以及梦中“Inception”的套层式桥段设计颇为神来之笔,令人惊艳,但到最后导演也并没有给这次行动做出自己的判断,繁琐艰巨的行动本身除了让观 众如教科书般了解到“Inception”的全过程,其行动意义却令人生疑,精密的计划,激烈的枪战,如游戏闯关一般的完成预设的任务,既没有把影片内核 带到一个更深的境界,也没有对人物造成新的改变(直到cobb进入意识边缘),齐藤与众人关系转变或许算上一条,但转变过程也有些生硬。这样的剧情设定消解了梦境本身的神秘与躁动, 让所谓障碍变成武力决斗的简单粗暴,一度让我觉得乏味。

/西班牙眼

Inception的确是看得让人觉得很嗨。可能因为是急性子的人,每次看诺兰的电影,开头总看得让人心生困意,可跟着节奏层次走下去,会越来越投入,思考的脚步也会跟着走下去。不懂电影到底是否有关于数学几何空间问题或者物理相对论的时间问题的探讨,作为理科盲,用心看完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逻辑带感,层层递进,细节工整又随意,看完觉得清晰又很舒服。但因为影片信息量大,估计做不到全部都娓娓道来。

3.基本上你可以把它解释为盗梦团队对“富二代”心理评估的一次失误,没有预想到他的潜意识防御建设的这么好,所以才能这么不计后果地在梦境 里出生入死。但从全片的立意来看,这场浩浩荡荡的穿越行动,只是为了一次企业间商业阴谋,而主人公cobb受雇于人的目的是为了借助他人财力让自己洗脱冤 屈安然回家,这多多少少有些小题大做。我说“小题大做”的意思是,如果在背后支撑所有行动的理念和动机不够强大,不够“严肃”,只是出于某种自私的,甚 至”非道义“的考量,那么行动的崇高性和仪式感就已经被破坏。再直白一些说,剧情片里“英雄”完成“任务”,拿到“宝物”的叙事模式已经成为共识,当对面 放的那个宝物本身就有缺陷,或者价值不大,而“英雄”依然不顾生死地要完成任务,我们会觉得“不至于”,”做作”,“别扭”。在《盗梦空间》里,”宝物 “所指的就是“cobb要回家”,但这并不具备不可替代性,并不带有强烈的危机感,cobb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洗刷自己的冤屈。而影片选择了一种最漫画 式,最简单浅显的以物易物的,当然也是在这个剧本里唯一推动剧情发展的方式进行,但多少影响了这部电影的格调和质感。

我看了豆瓣上的许多解析影评和后面有价值的回复,也看了从IMDB翻译过来的戒指论证,我的结论是,全片是男主角Cobb在飞机头等舱的一场梦,即上飞机做梦→下飞机回家→全片完,但是对于男主角,这却是一场意义非同寻常的Inception之梦,论证如下:

电影层次分析

可能因为考过公务员经过逻辑训练,整部影片给我的感觉就是在论证一个论点。

第一节:论点产生的背景。入侵日本人梦境盗取商业机密,因为作为梦主的同伴失误,把现实带入梦境,被日本人发现而导致任务失败,cobb和阿瑟却被日本人看重才能选中参与更大的盗梦计划,而这个计划便产生了需要论证在梦境中能不能给目标人植入意念,这种意念在现实生活中也能扎根存在的论点。第二节:论点论证阶段所需的理论基础。为完成计划组建团队的这一过程中,不仅仅女学生在上课,观众同样也在上课,这部分交待梦中梦原理,以及梦境需要的条件、梦境计划等,也是后面的高潮铺垫,若这部分没看懂,后面就容易云里雾里。第三节:论点的论证过程。这节也是影片的高潮部分,让我完全抹去困意,看得心跳加速的部分。这节可以分成以下几个层次:现实→第一层梦境(药剂师为梦主)→第二层梦境(阿瑟为梦主)→第三层梦境(乔装师为梦主)→第四层梦境(cobb为梦主)→limo(日本人的迷失域)。以此线路以此类推,梦境层次越深,目标人越难分清真实与现实;梦境层次越浅,不稳定因素越强,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层梦境都需要留下一个守护者。基础条件交待:时间:梦境时间是现实时间的20倍,而叠一层梦境时间同样也以20倍变化(现实时间=n,那么第一梦境是=20n,以此类推第四层梦境=120n,而limo迷失域的时间概念则是几十年)。人物:梦主即是造梦者、梦境kick者既是维护梦境平稳进入下一层梦境守护者又需要把梦境人拉回现实、第一、二、三梦境场景设计师:女学生(第四层梦境是cobb和妻子建造,迷失域不存在场景设计)、目标人物:富二代(“父亲并未对他失望”的意念被植入者)。投影人:各种路人。干扰因素:1、富二代反盗梦培训的追击者。2、cobb投影人死去妻子的破坏(cobb作为强大的盗梦者,即使不是梦主,作为参与者他的投影也能影响梦境)。第四节:论证成功。意念植入完成,富二代有了分拆父亲石油公司的意念,并且在迷失域把日本人带回来,cobb醒来,大家的嘴角都不自觉上扬,任务完成。日本人也信守承诺,在飞机上打了那个能让cobb入境回家的电话,结局是个现实中的happy ending。

4.ariadne的出场十分惊艳,尤其是她初入梦境大展身手的那一段给人提供了无限遐想。无论从ariadne的身份设定,出场方式还是开 场戏份来看,按照以往的经验,她应该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能够挺身而出,甚至改变战局的人。毕竟,导演从一开始就在强调ariadne的天才般的造梦能力,更 是暗示了她能力中所隐藏的那一股危险的不安定力量,然而无论是ariadne本人,还是她的作用,随着剧情推进都被淡化甚至遗忘,先前在他身上埋下的伏笔 都没有得到呼应,不知导演是否就是想玩一次“反常规”。

1:戒指不能表现出日本列车、蒙巴萨、巴黎等等地点的戏是现实

电影路线

Inception给我的感觉不仅仅只有以cobb为首的盗梦团队对富二代进行梦境植入意念这一条线,从头到尾贯穿其中的作为投影人一直出现在cobb所出现的梦境中同样是一条很清晰的故事线。

cobb曾和妻子进入深层梦境,由于梦境层次越深,越难分辨究竟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妻子沉沦在与cobb一起建造的完美梦境世界不愿面对现实,从而把能够分辨现实与梦境的陀螺藏到保险柜(陀螺旋转则代表梦境,停止旋转则代表现实。具体原因好像是和物理学中的相对论有关,我这种渣渣就没办法深究了)。cobb因为思念在家的孩子,不得不想办法醒过来,便入侵了妻子的梦境,打开了保险柜,让陀螺旋转起来,在妻子的潜意识中植入了“现实就是梦境“的意识,以至于后面产生了副作用,在回到现实后,妻子仍觉得现实是梦境,跳楼自杀以达到回到现实的目的,而真正的现实却让cobb背上谋杀妻子的罪名,亡命天涯。

因为愧疚感,cobb以后的盗梦行动都会有投影人妻子出来干扰破坏,也是因为这条连带故事线产生了蝴蝶效应,促使了富二代意念植入的这条线。而在富二代意念植入的故事线中,妻子在富二代快要打开大门结束任务的时候杀了他,促使cobb万不得已进入第三层梦境,找到富二代再杀掉他在第三层梦境中kick,在cobb为梦主的第四层梦境中,自己也终于放下执念,杀掉了潜意识里对之有愧的妻子。故事线相辅相成,跌宕起伏,最后平静地走向完结。

5.对于观影经验较为多的影迷来说,结尾可惜地陷入了另一种俗套。当然它能激起逻辑推理爱好者们对于所谓真相的一波又一波乐此不疲的讨论,当 然它也对影片的观念表达做了更完整的补充,当然它还有可能会激起一些原本还在回味和思考的观众的反感——“电影”是造梦,但是请别在我还没有离开座位走出 影院的时候叫醒我。如果之前150分钟的一切都不存在,那我究竟坐在这里看了些什么。

这些戏都是所谓梦外准备任务的戏份,IMDB那个影迷评论的结论是由于导演使用了戒指作为指引,证明这些戏都是现实,包括电影结尾的戏。这种论证虽然观察仔细,但是完全不能给出铁的结论。Cobb在梦中是能够区分,哪些梦是准备阶段,哪些梦是实施阶段,在实施阶段中,他在梦里给自己统一配置了戒指,因为在这些梦中、梦中梦(n层)中,潜意识他的妻子是存在而且时常出现,故而需要带戒指,而第一层梦(不是雨中暴徒),是任务梦之外的阶段,是准现实,他梦中误以为的所谓现实,这个准现实才是第一层梦,这个阶段他清楚自己是丧偶的,当然戒指也不再佩戴。

核心主题

就我自己而言,不管学科成分多大的、逻辑性多严谨的电影,我最终都会把它归为文艺范感悟人生的观影感受。

如果有上帝视角和相对论视角,人类世界其实就是一个上帝创造出来的梦境,而相对论总是无敌的,人类自身创造的梦境仅仅是睡梦,除此之外接触的世界就是现实世界。不得不承认,人总是在夹带太多附加主观感受时,逃避现实,创造蒙蔽自己和他人的梦境。

如果做梦能让自己更舒服自在,又有谁愿意活在现实里,经历风吹雨打?我们没有上帝视角,梦醒时分,在厘清现实与梦境的边界中彷徨迷茫,拉回现实,勇往直前还是战战兢兢地面对,两种选择路径,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就好像cobb,即使可以和妻子沉迷在深层梦境,却依旧要面对药效会醒或者梦境人生走向死亡而回归现实。梦境的美好终究抵不过现实的痛吻,不管是什么梦,只要它的定义是个梦,都离不开梦醒。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感受梦境的真实,创造我的梦境,在梦里投影出我日思夜想的人,重新触摸以往生活的温度。世间事物总是存在一个“无——有——无”的规律,现实生活中失去的就是规律已经完成,我不能违背意愿地再让它存在,即使是存在也不是在我现在的时空。

常言道“我思故我在”,我的理解里,其实就是一句“我爱故我在”,渴望拥有梦境里虚无的美好,却倾向于为我存在在现实世界的爱而战,存在的爱才能延续,而梦境的美好只能等待虚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董粒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6.诺兰你做为“设计师”,当然怎么编都是对的,你甚至可以为了让MAL再一次出现与cobb做一个了解,又多编造一个Limbo里残影投射共享的定理。而这一切根本就不需要解释,你可以微笑等待你的影迷来替你解释。这多多少少有点功利和取巧。

2:多次“现实”戏是梦境的提示

7.佳作,非神作,在这个《建国大业》《南京!南京!》《叶问》上座率几乎100%的年代,它绝对值得你买票进电影院支持,以示对电影的尊重。

虽然在Cobb的飞机梦中,Cobb包括观众们把第一层梦当作了现实,但它毕竟是梦,就脱离不了梦的特征,即非现实性。他们只是盗梦者,却有着007般的身手。在蒙巴萨的逃脱戏,千钧一发从狭小的墙壁间挤过,居然日本人亲自来到本地而等在街边接他。在Yusuf的实验室,他们看到许多老人在实验室共享梦境,试问这种高科技场面能否出现在影片所描述的现实背景下,并且在这个贫穷国度。

当大家决定在飞机上下手,日本人说买下了航空公司方便任务执行。这种狂话,和后面梦境中换个大火力的枪类似?反正是梦,怎么夸张都无所谓。日本人醒了之后,给移民局或者他的什么朋友打电话,立马消除了电脑中杀人犯的管制记录,这是现实还是臆想,恐怕作为一个抵达的人首先报平安更加合理,在行李提取口,这个日本人还在到处打电话,他,其实就是头等舱的一个旅客,被Cobb投射到梦中作为新雇主。

日本人答应主角的条件其实是:如果主角可以植入成功,那么交易才成立。日本人醒来就打了一个电话,他怎么知道记忆已经植入成功了(第3层他早死去LIMBO)?至少日本人无从判断,那么,他为什么选择打电话?甚至,连Cobb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任务完成,因为他已经淹死在水中。这个任务成功的信息是如何传达到日本人脑子里的?显然,错误最少的解释就是他的电话和片中的植入记忆并无联系。

许多观众提出,日本人是Fisher头号竞争对手的老板, Fisher必定认识他。既然Fisher做过盗梦训练,他根本不应该出现,更不能进梦。这也是个矛盾。

梦的特征就是把自己神化,Cobb把自己在梦中强大到一个世界级的传奇盗梦者,蒙巴萨的街头追杀与后面的梦境何其相似,这难道不是对观众的一种提示嘛?

3:陀螺问题

陀螺是最大的问题,是导演故意糊弄观众的,但也给出了线索。陀螺即在现实中,也代入了梦中,在所谓的(准)现实中,比如在日本的酒店,陀螺就倒过,这似乎说明这些都是现实。但是大家忽略了一点,做梦者是无所不能的,梦境是可以随意修改的,他这次既然做了一个盗梦的千秋大梦,做了一个准现实作为大梦的头层,当然这个层面他是把它作为现实的,在梦里,他的潜意识既然把第一层梦当现实,当然也可以指导这个陀螺倒伏。这些都不是问题。影片的最后,陀螺显然是倒了(趋势是已经晃动),以昭示下飞机后都是现实,有影迷报告字幕结束后有倒伏的声音。

陀螺的验证作用是假的。Cobb本人已经有很大的怀疑但不自知,这在蒙巴萨梦到妻子后洗脸转陀螺,被日本人打断可以看出端倪,至少,他(梦中的)妻子,其实也就是他自己的潜意识,就不再相信陀螺(关入保险箱)。图腾的原则是不能被第二个人知道其原理,否则影响其分辨现实与梦境。陀螺是否倒下,是Cobb判断现实和梦境的图腾,而这个图腾,却是梅尔传给他的。这一点就违背了使用图腾的原则:不要告诉第二个人图腾的作用,电影里阿瑟强调过这一点。影片中,大学生做了象棋为自己的图腾,没有交代任何和操作有关的事情,观众也是一头雾水,这不明明白白告诉大家,别相信什么陀螺转或不转,从这个设计上,反证出这全是梦境一场。

在Cobb给大学生讲事的时候 cobb回忆,他和梅尔在争执 然后cobb说 “if this is my dream ,why cant i control this(如果是做梦,为什么我不能控制它(不停的转)” 指的就是陀螺 然后她的妻子说 “because you dont konw you are dreaming(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还不明白嘛?很明显,这是导演通过梅尔向观众说明图腾不可靠,而Cobb还固执的相信,还固执的经常摆弄,永远迷迷糊糊的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这也清楚的告诉大家,如果你不意识自己在做梦(如那些准现实),你无法控制陀螺不倒伏。

那电影设计这些又是为何?这一切都是电影的障眼法。就是通过陀螺运转或者停止,故意给你个假的梦和现实的边界。

4:结尾的证据

这里我们把盗梦行动的准备阶段叫做准现实,是因为许多观众认为它是现实,本文认为它仍然是梦。这个准现实中,有多次Cobb从任务或者普通梦境中醒来的戏,包括几场实习和大学生侵入的那场,你什么时候看到他有过迷茫?有过不确定的眼神?没有。都是非常确认的马上展开下一步行动。他是明明白白知道自己从任务中醒来,现在已经是现实,而需要采取下一步行动,比如下车、骂人、指责等等,没有犹豫,为什么,因为他是有经验的,他是总指挥,是盗梦的先驱者,是唯一一个从LIMBO中醒悟并逃脱的人,包括指导妻子和日本人自杀逃脱,这样的人能迷茫嘛?

那请仔细观察飞机上醒来的戏,这个表情眼神,和一个做了噩梦的人醒来有何区别,完全的迷惑和不确定,到处胆怯的观察周围嘲笑自己的人。看到日本人打电话,没有任何确认欣喜自信的表情,而是更迷惘。这一切,证明那个准现实,这场飞机盗梦行动,完全是一场大梦。

每场行动后都是要拆线的,包括梦中梦的醒来,也就是说,行动者醒来的时候,都是手腕带线的,但是飞机上Cobb醒来后,却一切如常,所有人都是醒着的,没有任何设备和线路,这正常嘛?当然,某些观众可以这么强行解释,就是日本人先自杀,此时线路还连着(否则两人不可能交谈),之前,为了日本人不成为植物人,他们是绝对不敢提前拆线的。等日本人醒后,则马上拆线,再叫醒Fisher,最后等Cobb自杀醒来,这种解释就更牵强了。殊不知,Cobb是应该马上自杀的,包括卧轨也是和妻子同时,在Limbo中的间隔,折算到现实,应该只有几秒,但是Cobb醒来,却啥也没有,这难道不是铁证嘛?话说回来,为啥就不能先等Cobb醒呢?这些人这么急拆线是为何呢?就不等这几秒?FIsher又是何时醒的呢?药物何时效用结束或者何时机器到时间。最起码,两人至少是日本人从Limbo的返回,应该早于Fisher醒来,否则立即穿帮(FIsher看到线路),也就是说,日本人一醒,马上设置时间到并拆线,把所有人都唤醒(其它人也可先醒),几秒后,富2代FIsher和Cobb先后醒了,可是,除了日本人,大家包括Fisher都却都是早早醒来的样子。另外,外面这时只有药剂师(司机)Yusuf和空姐(Yusuf车失重时已醒,他是这层梦主,没有去下层梦,kick当然成功),他们并不清楚Cobb和日本人死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最后去了Limbo,那他又怎么操作这一切?这一切都是矛盾,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这一切都不存在。而且,如果按照逻辑和前面的操作经验,最后一个醒的和最后一个拆线的,都一定是被盗者Fisher,比如先前火车上对付日本人就是如此,而现在显然不是,这不是证据嘛?影片中,当 Cobb醒后去看日本人,他也显然刚刚醒来(和其它旅客表情不同),当然也没有连线。所有人醒来后都这么自然?连做了这些怪梦多层梦的 Fisher也无比自然?电影的场面是几秒间忙乱后的场面么?当然不是,这只是一舱早早醒来准备落地的旅客,顺便瞟嘌哪个飞机快落地还在睡觉的人。

再看所有人对 Cobb的反应,观众往往理解为执行任务者互相装的不认识,以免 FIsher起疑。但是电影里表现的眼神交流,明明就是头等舱同舱旅客之间的问候和眼神交流。FIsher很明确,自己是做了一场梦,把同舱旅客都代入了。如果这些人都互相打招呼当然不行,但并不妨碍其中的两个或者几个人是相识的。最明显的证据是,这个女孩子在准现实中是个学生,是岳父推荐的爱徒,cobb本来答应岳父不让她参加而是继续留着巴黎学习,现在她居然没有任何陪伴,无轮是日本人还是Cobb,还是近在咫尺接站的自己亲爱的导师,都对这个女生为了任务万里发配来到美国,根本不管不顾也不打招呼(难道学生导师打招呼还怕Fisher不成),这岂不荒唐?世界上不可能存在这种老师。所以事实是,这个女人根本不认识所有的人,也不是那个接站老先生的学生,她和Cobb的眼神交流只是对这个同舱者,这个睡这么长时间甚至可能说胡话的人一个普通交流而已。

Cobb最后醒来,等于是人从植物人状态恢复,是多么重大的时刻,是最后的胜利时刻。Fisher座在前排,并不会影响后排人们的欣喜,可是,你哪里见到“同伙”欢庆的表情,一个个平淡如水。

导演为什么把Cobb醒来的戏安排成这样,有这个必要么?完全没有了谍战片任务完成应该有的模样而且一点都不给(如拆线),故意让观众去争论?这是需要人们思考的。

5:变脸提示

在该导演的《记忆碎片》中,导演利用物体遮挡后的0.5秒的镜头变化(变脸),作出重大剧情提示,即病人就是男主角。同样,当爬出水面的皮特叔叔在镜头移过fisher头部而穿帮变回“劫匪”后,相信诸多观众感到了意外和困惑,这不是前功尽弃任务失败了嘛?(他们还要在这层梦里待好长时间)。是的,根据同导演同手法的原理,这是一个重大提示,就是观众关心的那个植入任务根本是个幌子,无所谓成功失败,整个任务都是南柯一梦,重点不是Fisher而是Cobb的精神分析和自我植入(潜意识形成的妻子在梦境和自己对话试图解脱自己的心理障碍)。

6: Fisher的护照

现实中,FIsher的护照的确曾经掉落而且被Cobb捡到,通过报纸他也知道最近的事件,才有了攀谈。这才把Fisher代人到自己的梦中,开始异想天开的做此富二代植入。否则你们认为这个盗护照攀谈有何意义嘛?空姐都收买了,直接下药连线就完了,少接触被盗者以免生疑,这个多余的情节再一次证明这是一个梦。大家在看电影的时候难道不觉得这个情节可疑突兀嘛?就是为了折射出现实当中的确捡了护照。

富二代FIsher去的城市和主角的家都是洛杉矶,老丈人和接fisher的人在前后接机,这个巧合难道不是做梦的证据么?

7:造梦机的幼稚

Cobb臆想的造梦机器简直就是一个儿戏版的玩具,这种规模的侵入,至少是类似黑客帝国的接驳在脊髓或者脑外皮层的装置比如某种帽子,这种七十年代科幻片中的铝合金的箱子里面拉出几根线接上手腕就能够共享脑电波的滑稽设备,根本不能和这部目前好莱坞的顶级科幻片相匹配,只能理解为导演恶意矮化夸张性的提醒观众,这是虚假的梦境。

8:几处台词

准现实中,Cobb在巴黎某大学,把袋子给老丈人叫他把礼物带给儿女,并且要求他帮助寻找一个新造梦建筑师,注意此时的镜头,给了老丈人特写并跟进,老丈人对着他(镜头)语重心长含泪的说“please ,come back to reality,please 请回到现实”。这似乎是描述一个现实的话语。

电影里病人Cobb对他人的描述其实全是反的,观众勿要相信,即有病的是他,妻子怒吼“because you dont konw you are dreaming”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当然就是平日妻子的指责。最明显的证据是,他向大学生描述了两次自己和妻子从Limbo中醒来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没有连线。请问这是Bug嘛?当然不是,这种水平的电影不可能在此问题上出错,那原因何在?不正是导演的良苦用心告诉大家,Cobb描述的东西是虚假的,要反着听,现实隐藏在里面。(梦境是现实的某种扭曲,人物往往发生替换,参见《穆赫兰道》)

9:Cobb的家人

Cobb安排老丈人接机则更加滑稽,Cobb如何确保自己成功并且日本人不食言?要知道,之前他对日本人的2层梦都搞不定。这次行动失败的概率更大。老丈人又如何从巴黎大学离职又出现在万里之外的洛杉矶?当然,这个老丈人根本不是什么大学教授,而是来接这个离家多年的一个亲人。

为什么不直接让自己的岳父去接自己的儿女来和他相见?难道美国政府限制他的儿女?不可能吧?限制杀人嫌疑人子女的自由?就是在不发达的国家也没这一条吧?所以这是一场梦。

回到家里的Cobb哪里像是一个完成任务赚大钱的盗梦谍?自信满满?故作平静?欣喜若狂?都不是!而是神经兮兮萎靡不振的的一个“精神患者”。参考同导演的影片《记忆碎片》,那个男主角害死了妻子却浑然不知,得了记忆紊乱症,这里的Cobb异曲同工,他得的是现实梦境不分症,幻想症,是个做梦狂人(可以整个航班10小时做梦)。妻子已经痛苦不堪,他在影片中表白的妻子的毛病,其实都是他自己的毛病。这些都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妻子死后,他的梦则多有寻找妻子进行交流并在梦中重温幸福(甚至达数十年),但是,只要他做那些怪梦,不过日子的梦,妻子就冒出来捣乱。

影片中最重要的戏,就是他妻子冒出来特别是有言语交流的戏,其它什么盗梦,都是打打闹闹玄玄乎乎吸引票房的。而这些戏折射着真实情况,由于看得是字幕版,速度又快,当时也迷恋于动作,本文并没有完全掌握,肯定遗漏了相当数量的解析,看官可自行分析,原理就是:梦里的东西是现实的某种变形(决不能简单相信Cobb的表述)。如果想偷懒,则简单理解为:Cobb原来一切正常,妻子意外死亡后(原因未知),无比自责,幻想被通缉而出逃,现在回家了,然后做了个梦。

既然全片是梦,当然没有什么和妻子合练的事情,也不可能有妻子所谓现实梦境不分的病症。所以有这种病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在现实中Cobb总把自己梦境的东西带出,比如幻想自己是盗梦专家等等,每天生活在梦境里。Cobb的妻子已死,当然是跳楼的。这点比较明确,因为戒指确实没带。而且接站的也是岳父。妻子跳楼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病,也确确实实是在那个纪念日的晚上,痛苦的妻子和他在套房里发生了争吵打斗(地上碎玻璃和散落的物品),并用最极端的方法告诉他血淋淋的现实。妻子恨透了他的陀螺,陀螺是他每天用来确定现实的工具,但在梦境陀螺也经常倒伏,他本人就会产生混乱,妻子经常藏起来他也总能找回。电影也表现了这个情况。现实中,夫妻经常冲突,妻子经常阻碍他,在梦里的反射就是,妻子也是到处捣乱,阻碍他的盗梦行动。某种意义上,他是杀害妻子的“凶手”,对此,他自己心理却一直抗拒,所以在对第三者的表述上模棱两可。岳母对他的态度中看出端倪(不和他交谈,不礼貌的挂电话),老丈人对他倒很理解,一直希望他能好转。

经过家人的劝说,离家两年后(参见演员表孩子部分),Cobb终于克服了自己心里的畏惧和不安,加之强烈想见到孩子的愿望使他踏上了回家的飞机(影片开始即孩子出现,昭示出导演的把戏),之前他一直认为妻子的自杀是自己造成的,因此必定被通缉,而仓皇出逃,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幻想(梦中这种情绪造成幻想出日本人帮他搞定海关)。长期的离家,以及潜意识对妻子自杀的自责,在思念孩子的情绪叠加后,在归家的航班上,潜意识全面爆发,这场千秋大梦,N层离奇大梦、治病大梦形成了(原因参见弗洛伊德理论)。

Inceptions是beginning的正式用法,是肇始开端的意思。影片中,有点类似seed的含义,就是在脑子播撒植入一个思想的种子,让它生根发芽,成为主人公自己的思想,并使其认为来源于自我。

真正的植入,发生在第四层Cobb和妻子的对话,而观众却被导演迷惑,却认为只发生在第三层,平庸而无新意的雪山堡枪战,发生在公子哥Fisher的身上。按照电影逻辑,第三层梦及以下层,所干的事情都会在现实中被植入,那第四层妻子的死亡以及最终争论所达成的解脱(高潮部分),则将永远消除Cobb的梦魇,也就是说,未来的他将不再做噩梦,那些有妻子行凶捣乱的噩梦,这就是治愈,是全新的开始Inception。这不是一个谍战科幻片,而是一个精神分析片,改变Fisher的戏都是幌子,是为cobb和妻子的意识交战的实际故事打底,包括最早偷日本人的戏,都是幌子,注意到没有,所有的梦境,甚至在蒙巴萨做实验、和大学生实习,他的妻子孩子都参与了,这岂不可疑。这个回到家的人,不是什么世界盗梦大谍,而是一个精神病人,一个通过自己潜意识扮演的妻子对自己的植入(解救),而将治愈的病人,妻子在梦中死去,从此不再出现,心结也渐渐打开,结尾和孩子们的相拥,表现出正常的回归和新生活的开端(Inception),一切重新开始,新生来源于这个梦。如果需要成为一部伟大并名垂青史(IMDB第4名)的作品,和《肖坤克的救赎》、《教父》比肩的作品,如同《红楼梦》绝不可能落入男女情爱的窠臼,《Inception》也绝不可能是描述庸俗的、贪图热闹的,莫名其妙所谓改变Fisher的父子关系和商业思维的科幻间谍动作片,而是一部描述精神病人Cobb的自我植入和救赎的电影,它有着更高的精神分析主题。 

(全文完)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佳作,非神作

关键词:

上一篇:生命的支点并不是爱情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