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 > 影视影评 > 真正的战争史诗巨片,胜过老谋子的《十三钗》

原标题:真正的战争史诗巨片,胜过老谋子的《十三钗》

浏览次数:98 时间:2019-09-05

附:
       雾社事件是发生于1930年日治台湾的原住民抗暴及出草行动(出草是台湾原住民猎人头习俗(猎首)的别称,就是攻击他人,将该人之头颅割下的行为,与祭祖的人牲有关)。地点在台中州能高郡雾社(今属南投县仁爱乡)。事件是由于当地赛德克马赫坡等部落,因为不满总督府的压迫而联合起事,在雾社运动会上杀死134名日本人,随即遭到总督府攻讨,原住民牺牲人数近千人,仅次于西来庵事件。为了避免消耗粮食,并且让勇士无后顾之忧和日人对抗,妇女们更带着幼童一起上吊自杀。事件重要人物莫那·鲁道自杀外,参与行动的部落几遭灭族,余生者被强制迁至川中岛(今清流部落)。
       一般被视为事件导火线的,是发生在1930年10月7日的“敬酒风波”:根据日本警方纪录,当时马赫坡社正举行婚宴,适逢当地驻警吉村克己巡查与同僚路过,头目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想向吉村敬酒,却被吉村以“讨厌那不洁的筵席而欲加以拒绝,并以警棍敲打塔达欧·莫那敬酒的手,因而引发与族内男子的斗殴,吉村也因此负伤。事后,虽然头目莫那·鲁道亲自率众携酒往吉村处谢罪,但吉村不肯接受道歉,并呈报上级。当时殴警之罪相当之重(讽刺的是,由于吉村在申报书中坚称自己未在纠纷中受伤,郡守与雾社分室的回复公文中仅要求予以口头申诫即可),族人心怀新仇旧恨外,亦深恐日警报复,终而决定起事。
       雾社事件是台湾人日治期间最后一次武装抗日行动。台湾总督府理蕃政策遭到挑战,且于此事件之处理方式遭日本帝国议会强烈质疑,台湾总督石冢英藏与总务长官人见次郎等人遭撤换。多年来,台湾有许多以雾社事件为题材的艺文与影视作品,以纪念这场战役的人们。
      伤亡人数 发动事件之初,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计1,236名,至事件结束后的统计: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死者137名、炮弹炸死34名、被“味方蕃”袭击队猎首级者87名、自缢身亡者296名、俘虏者265名,另外有约500名原住民投降。
总督府出动包含台湾军司令部、守备队司令部、台北步兵第一联队等等军队,约军人1194员,另外还有警察部队1,306员。根据事后日方战报显示,日本平民遭屠杀134人,受伤215人,陆军阵亡22人战伤25人,警察6人阵亡4人战伤,协助日军的原住民兵勇22员阵亡、19员受伤,随军汉人军夫1人死亡7人受伤。
                                                                                      ———— 摘录自《维基百科》

【莫那·鲁道】此人介绍
为赛德克族马赫坡社(Mehebu)部落头目。

事后,虽然头目莫那·鲁道亲自率众携酒往吉村处谢罪,但吉村不肯接受道歉,并呈报上级。当时殴警之罪相当之重(讽刺的是,由于吉村在申报书中坚称自己未在纠纷中受伤,郡守与雾社分室的回复公文中仅要求予以口头申诫即可),族人心怀新仇旧恨外,亦深恐日警报复,终而决定起事。【吉村看来是个高傲又胆小的家伙,矛盾爆发】

        本来计划上个周末就观赏本片,但临时有事耽搁了。晚上没有场次,白天又要上班,只好拖到今天才进影城观赏了口碑绝佳的《赛德克巴莱》。
     终于没有辜负自己的期待,真正的史诗巨片。和本片相比,好莱坞的《异形战场》《诸神之怒》之类的视觉大片简直就是小儿科的童话,即使老谋子的《十三钗》,个人认为也应该甘拜下风。想不到小小的台湾竟能拍出规模如此宏大的电影作品,真让国内导演们汗颜。
   “如果你的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我野蛮的骄傲。”
   “你拿年轻人的性命换这图腾(信仰),可你拿什么来换他们的生命?”“骄傲。”
 在明知起义即死亡的前提下仍然揭竿而起,这就是“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最完美的诠释。
    我们当今社会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血性和骄傲,成为了谁都能骑在头上屙屎拉尿的绵羊。
  许多人把本片归类于抗日片,其实本片并不是纯粹的传统意义上的抗日片。导演魏德圣除了颂扬赛德克人争取自由维护尊严视死如归反抗暴政之外,他同时还探讨了人与人之间、不同种族之间、不同文明之间应该如何增进理解如何互相尊重怎样避免流血战争的历史悲剧重演等人性化的问题。这主要因为导演魏德圣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人文主义者,如同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表达的既认可人民对暴政的反抗(赛德克人的起义)又不认同革命的暴力和革命的破坏性(赛德克人对日本妇孺的杀戮)一样。
    个人感觉 片子最悲壮的场面是赛德克妇孺自发上吊自尽的桥段,最揪心的场面是花冈一郎亲手杀死妻子孩子的镜头,最血脉喷张的场面当然是赛德克人血战痛击日军的情景。
    本片拥有恢弘的战争场面、卓越的视觉效果、深刻的主题和绝佳的口碑,可惜国内大部分观众就是不买账不肯进影院观赏这难得一见的战争史诗巨片,而好莱坞随便一部二流甚至三流的娱乐大片票房就能轻松破亿,可见国内观众整体上的观影习惯之弊端。趁着大地影城还没有下档本片,真心希望更多的观众能走进影城欣赏本片,当然对战争片历史片动作片根本不感冒的朋友还是算了吧,以免看后后悔。
    还有就是提醒粗心的家长最好不要带10岁以下的儿童进影城观看本片,你不怕提着头颅乱晃悠的镜头吓得孩子晚上做恶梦吗?

死亡人数要比电影描述的少。

另外,第二年,又有反报复性的【第二次雾社事件】
隔年4月发生,第一次事件时担任味方蕃的道泽群对赛德克族生还者进行攻击的事件。

于第一次事件期间投降之赛德克人共514人,之后被集中于邻近原部落的五处“保护蛮收容所”内,并在处份不明之情况下滞留至1931年春。
1931年4月25日深夜,道泽群的壮丁200余人组队夜袭位于罗多夫、西巴乌两地的四处收容所(同样位于西巴乌的塔罗湾社收容所因人数稀少未被视为目标)。被杀死及自杀者共216人。日方之警卫仅在西巴乌收容所方面进行过名目上之开枪喝止,道泽群则仅有1人死亡,5人重伤,10人轻伤,且多半是赛德克族人以弓、竹枪等武器反击造成。

这个网上有照片,可以看看,比较残忍。

4 味方蕃

曾经到过日本内地,参访过东京、京都与名古屋,见日本的兵工厂与军校,深知日军的武装力量绝非原住民所能企及。返台后,对于日本官吏的严苛时常忍耐,也要求族人尽量配合政府施政。
莫那·鲁道早年因反抗日本政府失败、并深知日本人的实力而归顺,归顺后帮助日本人攻击其他不服从日本的原住民。居住于台中的泰雅族耆老表示1920年,莫那·鲁道趁泰雅族乌来历马部落壮汉外出打猎,莫那鲁道从南投带族人及日本人偷袭,屠杀二十六名老弱妇孺;是为“萨拉矛事件”,原因是当时日本人要报复因西班牙流感而对外人大肆出草的泰雅族原住民。
除了泰雅族,同族的都达群(Toda)也对德固达雅群(Tgdaya)的莫那·鲁道有极为负面的评价,都达群的族人表示,莫那·鲁道仗着人多势众抢夺他们的猎场,是他们的敌人。

3 起事经过

实际上,台湾原住民各部落在早年的关系如同国际关系,有一些部落保持友好关系,但有更多部落敌对(因为长期有互相出草及争抢猎场的习惯),即便是语言互通的不同部落,也不乏敌对者;日本人就是利用部落间的仇视,威胁利诱亲日原住民,或者取得亲日原住民的主动合作,讨伐反日原住民。同属于德固达雅群(Tgdaya)的巴兰社(Paran)就曾被与日本人合作的布农族原住民攻击(1903年,姊妹原事件),而莫那鲁道的马赫坡社(Mehebu)也曾因与日本人合作而被归类为味方蕃(亲日原住民)(1920年,萨拉矛事件)。

再来看看电影表达的【雾社事件】
1930年,在自己部落的青年的婚礼上,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向日本警察吉村克己敬酒,吉村不接受(推测是吉村认为不卫生),还动手侮辱,族人立刻围殴警察。莫那·鲁道知道,吉村绝不甘心被围殴,亲自率领众人向吉村谢罪,但吉村并不理会,并呈报上级。因为当时攻击警察,是严重罪行,莫那·鲁道认为事情无法善了,加上长期受到当地日本人欺压、被禁止纹面、失去传统,决定在10月27日日本人举办雾社运动会时起事、“血祭祖灵”,是为雾社事件。
1930年10月27日,莫那鲁道率领族人袭击附近的警察分驻所十三处,也袭击学校、邮局、宿舍等,在雾社公学校,参加运动会的妇女与学童遭到了赛德克族无差别攻击,只要是日本人皆一律诛杀,共杀死日本人134名(大多为妇孺)、重伤26名,误杀2位著和服的汉人李彩云与刘才良,并杀伤215人,从警察单位获得枪支180挺和弹药23,037发,同时切断通往外地的电话线。
事件爆发后,总督震惊,立即进行军事行动,调派台北州、台中州、台南州、花莲港厅之驻军往雾社前进。抗日族人回部落后,分成“塔洛湾”及“马赫坡”二条战线。塔洛湾战线由荷歌社头目塔达欧·诺干(Tadao Nokan)率领,马赫坡战线由莫那鲁道率领。1930年10月31日后,除马赫坡社外其他部落都被军警占领。抗日主力退到马赫坡社。11月2曰马赫坡社被军警占领后,起事原住民退入溪谷,利用悬崖绝壁的地势作战。

5.2 巴兰社群【前面那个没参与的】虽然因为在事件中保持中立并救助日人而未遭受处罚,但在1939年时,仍因日本人兴建万大水库而迁移到北港溪中游台地,取名为中原社。

1930年11月5日,日军台南大队死伤颇重。遂投掷违反国际公约之“糜烂性毒气弹”(路易斯毒气弹),原住民退守,不是战死就是在巨木下自缢。最后莫那鲁道看见大势已去,于是在山洞里把两名孙子枪杀,连其妻子之尸体一并焚毁,再以三八式卡宾枪饮弹自尽。

此次事件的【伤亡情况】
【部落】发动事件之初,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计1,236名,至事件结束后的统计: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死者137名、炮弹炸死34名、被“味方蕃”袭击队猎首级者87名、自缢身亡者296名、俘虏者265名,另外有约500名原住民投降。

【日本】总督府出动包含台湾军司令部、守备队司令部、台北步兵第一联队等等军队,约军人1194员,另外还有警察部队1,306员。根据事后日方战报显示,日本平民遭屠杀134人,受伤215人,陆军阵亡22人战伤25人,警察6人阵亡4人战伤,协助日军的原住民兵勇22员阵亡、19员受伤,随军汉人军夫1人死亡7人受伤。另外在深秋的山区作战也令日军饱受冻伤、恙虫病及痢疾之苦,雾社野战医院留有高峰期一天治疗超过200名各类患者之记录,另外也有传出汉人军夫被冻死的状况。

5 后续事件

5.1 台湾总督府修正了台湾原住民的种族歧视政策,并且加速皇民化教育,对原住民思想改造。并将原住民强制迁移到平地定居,由狩猎改为农耕生活。

(二)事件的多数当事人,不论原住民或是日方警察,因为在事件中消失,无法判断事件的是非。

几个月前,有友人推荐我“一定要去看《賽德克·巴萊》”,结果我看了预告片,除了总想到阿凡达以外,发现自己对雾社事件一无所知。

5.4 原抗日六社居住地雾社地区,日方则无条件拨给于一、二次雾社事件中协助日方的“味方蕃”,永久居住。

4.2 由于过去素有恩怨,味方蕃袭击队又贪图奖赏而对妇孺一律残杀,据说起义赛德克对味方蕃之仇恨更甚于日军。在战斗中,道泽社总头目战死,道泽群死伤人数居于各味方蕃之冠。【原住民内部深仇】

2.2 台湾清治时期长期间实行“画界封山”政策,将不愿承认清帝国统治权之“生番”隔离于界线外【隔离政策】。清治末期实行“开山抚番”政策,除了怀柔手段,有时亦使用武力进行“开山”,征剿不服公家之原住民部落,原住民的传统生活领域开始受到汉人的侵犯。【原住民、汉民开始接触和矛盾】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人为了取得矿藏、木材等中高海拔山地资源,更加深入番界,于是与这些原住民(日人称为高砂族,后继之国民政府则称为山地人)发生了许多战争与交流。【日本人和原住民更多接触和冲突】

2.1 台湾几十个各自关连却又独立的原住民族群。各族群有时相互通婚,有时互相斗争,彼此纠结缠绕,充满许多族群矛盾和历史仇恨,因此并未为形成坚定的群体意识。

删减了一些细节,审核人员请安心放行:

动机:莫那鲁道,受总督府招待观光日本后,曾说过:“日本人比浊水溪的石头还多,他们有专门教杀人的学校(指军校),每日制造机关枪、大炮、炸弹(指兵工厂)……”。莫那鲁道知道抗日没有取胜的机会,分析给他的族人听。他们不愿意永被奴役,选择拚死的决心,表达活就要活得有尊严。

即将去看电影了,赶快找了维基百科了解一下,出乎意料,维基上的信息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如果你也打算看此片,但对赛德克与“高山族” 到底啥关系也不懂,或者看完以后还一头雾水,欢迎读下面的文章。

2 台湾原住民历史背景

3.4 双方开始交战,原住民步步退守,由于起事时秋季农作大多尚未收获,村落也遭日军攻占,起义原住民很快就陷入粮食不继的状态,对日方的反抗活动自11月中旬规模日渐缩小及丧失组织性,许多起事各部落男子之妻小家眷不愿托累战士,于起事及包围期间循传统于巨木下自缢,亦有残存者投降。【至11月下旬,主要打了将近一个月】。

然而在建设教化的同时,日人对原住民原有的生活也多加限制,不仅出草【类似武装袭击】、纹面、断齿等传统习俗遭到禁止,不得私自持有枪械,狩猎需向日本派出所申请才能领取枪只弹药,甚至连传统的织布原料种植都受到管制。失去传统生计方式的原住民只能转而充当入山日人的劳工与女佣,而派驻“蕃地”的日警多有派驻边疆之感,故利用地位欺凌原住民之事不时发生,从而使原住民处于社会、经济、文化等诸层面中弱势的地位。同时日本政府推动日警与原住民头目之女结婚的政策,但很多联姻都走向悲剧(主要是原住民妇女被抛弃,而日本政府也放任始乱终弃的日警),也进一步引起两性观保守的原住民严重不满(因此在雾社事件后,强迫联姻的对象改为原住民警察与头目之女)。【族人与日本人地位不同,原住民处于明显弱势,同时原住民生活被迫改变,传统文化习俗崩解】


【我的猜测和这个结论近似,雾社事件是一次大规模的自杀性报复袭击。赛德克族人违反以往出草不杀妇孺习俗,在这次事件内针对日本人男女老幼都杀,而且事后中断与外界交通固守,这是次绝望的战斗,玉石俱焚那种。

小岛源治巡察之妻松野与她所保护的十七名儿童获救,与小岛夫人在袭击中失散的三名5岁、3岁与未足岁幼儿则在两名道泽社女佣的保护下于同日在三十公里外的马利巴社获救。

4.1 日人利用“以夷制夷”的策略,以提供赏金和枪支弹药为条件,利用周边原本即因争夺猎场、既有纠纷而与起义各社存有嫌隙之道泽等族群,组成“味方蕃”袭击队,协助日人军警部队作战。

注:内容主要来自维基百科,【】内是我的想法。如果嫌长,直接看【】就可。

在雾社诊疗所担任医师多年的志柿源次郎之妻则在花冈二郎之妻初子的帮助下逃过一劫。

2.7 比荷·瓦里斯与比荷·沙波为堂兄弟关系,两人都有家人因与日本警察起冲突而遭到杀害的经历,对日本不满。他们和莫那·鲁道不属于一个社群,而属于荷戈社(Gungu),比荷·沙波似乎充当联络人,游说了其他五社参与。

3.2 当时雾社镇上有两名担任警察兼任当地教师的赛德克族人花冈一郎与花冈二郎,在日方军警进入雾社地区时,却发现两人皆已自杀身亡。花冈两人同时留日文草书之遗书于壁上,说明族人因不堪苦役而起事,两人无能为力,仅能一死。

1.3 赛德克族社会为传统农猎社会型态,赛德克族的社会制度虽属父系社会,但有很多现象显示族内两性比较平等。

激化:1925年开始,日本政府裁撤台湾地区的驻卫军警人数,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经验不足的新任警察的进驻。另一方面,因为林业资源开发木材搬运拖欠原住民薪资问题,矛盾激化。当地拒绝出工人数增加。【矛盾激化,原住民开始罢工】

太平洋战争期间皇民化政策下,诱导青年丁壮参加高砂义勇军,有为日军而阵亡者。最后六社遗族仅剩老弱妇孺200多名(约雾社事件前五分之一)。

1.赛德克族(Seediq),

5.3 而原居于雾社地区的赛德克族人,抗日六社遗族仅剩298名。1931年5月6日,日本官方强制六社全部迁移到北港溪流域与眉原溪交会处之川中岛,以集中监视,并将六社合成一社改名为“川中岛社”[37](今日的清流部落)不得回原籍,从此雾社地区赛德克族永离祖居。从高山迁至低原区,六社遗族多水土不服,许多人染痢疾、疟疾而死,亦有因忧恨而自杀身亡者......

2.8 各社中人口最多的巴兰社却因为头目的反对而未参与起义,最后仅有少数男子以个人身份加入。另一方面,由于决定起事的过程仓促,除马赫坡社,各社并未作出相应的备战与储粮行为。

6.2 日本帝国议会的议员河野密,来台湾调查真相,并在1931年三月号的《中央公论》,发表一篇〈调查雾社事件的真相〉。文章说:

2.5 一般被视为事件导火线的,是发生在1930年10月7日的“敬酒风波”:根据日本警方纪录,当时马赫坡社正举行婚宴,适逢当地驻警吉村克己巡查与同僚路过,头目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想向吉村敬酒,却被吉村把手甩开,并以警棍敲打塔达欧·莫那敬酒的手,因而引发与族内男子的斗殴,吉村也因此负伤。

1.2 赛德克有三个方言群体,电影中涉及的是其中的德固达雅(Seediq Tgdaya)群体。

2.3 雾社位台湾中部山区,浊水溪上源于此。雾社恰好是中、北、东部原住民传统生活领域分水岭,台湾总督府(日本驻台最高机构)视为山地理蕃的行政中枢。雾社群赛德克族人以数十或数百人形成一个部落,居住在雾社台地。共计有十一个蕃社,其中六个社为雾社事件之起事者。【雾社赛德克族人一半参加了雾社事件】

第二次雾社事件(道泽社袭击赛德克遗族)当天与日人较为友好之赛德克人(如花冈二郎之妻初子与阿威赫拔哈),都曾被日本警察邀请留宿或暗示不要返回收容所。】

(一)原住民因为缺乏手段和方法,所以无法表达真相。

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计1,236名,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死者137名、炮弹炸死34名、被“味方蕃”袭击队猎首级者87名、自缢身亡者296名、俘虏者265名,另外有约500名原住民投降。

在婚姻制度上,赛德克族是坚持一夫一妻制的族律,杜绝同居、婚外情、未婚生子等违犯祖训的男女关系。

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1.1 赛德克族(Seediq)在2011年还存在7000多人,早在清朝文献中即可见到该族的记载,原本被列为泰雅族的一支,经过多年的正名运动,终于在2008年4月23日成为第14个中华民国政府官方承认的台湾原住民族。

3.1 1930年10月27日凌晨,起义赛德克族自马赫坡社开始行动,明确的以日籍人士为攻击对象,当天共造成共134名官员、家长、学童等日本人死亡、重伤26名[15],误杀2位著和服的汉人李彩云与刘才良[太阳集团娱乐2网址2138,16][17],一名著和服的泰雅族女性也遭刺伤(后来死于伤口感染)。起事赛德克族人并从警察分室及驻在所等单位,获得枪支180支和弹药23,037发,同时切断通往外地的电话线与轻型铁路轨道,形成中断对外交通的固守之势。

莫那·鲁道自缢,他的长子自缢,次子死于战争,几乎全家死亡。比荷·瓦里斯自缢,比荷·沙波则于12月12日为味方蕃抓获,隔年三月死于日方看守所。

2.4 日本殖民政府对台湾原住民之政策,初期十余年以军事镇抚为主;之后开始侧重开发与教育。雾社建有媲美日本本土城镇的公共建设与机能的市街,雾社地区诸社的原住民更大多能操日语,与日本警察、教师沟通,(相较之下,同期平地汉人的日语普及率仅达25%),而派驻蕃地的日本警察亦被要求需通蕃语(原住民语言)。【物质生活改善,双方文化互通】

5.5 1931年1月,总督石冢英藏、总务长官人见次郎遭日本内阁撤换,警务局长石井保、台中州知事水越幸一亦去职以示负责。之后,继任的总督太田政弘,于短期间内虽提出善待原住民的政策试图平息风波;但新任总务长官的高桥守雄仍因处理不当,发生二次雾社事件而去职。

总督府出动约军人1194员,另外还有警察部队1,306员。根据事后日方战报显示,日本平民遭屠杀134人,受伤215人,陆军阵亡22人战伤25人,警察6人阵亡4人战伤,协助日军的原住民兵勇22员阵亡、19员受伤,随军汉人军夫1人死亡7人受伤。

3.3 除花冈两人之外,当时各驻在所尚配属有总数数十名的原住民与汉人籍警手(下级警察),不过在袭击过程中均被放过。【有民族针对性的袭击】

(三)事件后,最早进入雾社的记者受到限制,无法报道真相。致雾社事件到现在还是“谜”。

原住民问题在全世界都是个问题,各国都有过冲突,“文明”族群曾经用过隔离,恩威并施、教化等各种办法,有的民族最后失去自己文化特征,与主流族群无异;有的被当为自己的文化习俗的表演者。

1931年4月25日深夜,道泽群的壮丁200余人组队夜袭赛德克余民,被杀死及自杀者共216人[32](一说214人[33]或218人[34])。日方之警卫仅在西巴乌收容所方面进行过名目上之开枪喝止,道泽群则仅有1人死亡,5人重伤,10人轻伤,且多半是赛德克族人以弓、竹枪等武器反击造成。【后证明日本人参与挑拨煽动,这事件被称为第二次雾社事件。】

6 调查与猜测

6.1 我们看到的事件由各种官方民间调查还原,未必代表真相。

在雾社事件中出现的人的行为值得玩味:

2.6 这位谢罪的莫那·鲁道为雾社群赛德克屈指的有力人物,是少数靠能力而非血缘取得头目地位的智勇双全之士,同时拥有当地最多的财产,在当地拥有很高的威望。由于莫那·鲁道曾于1920年与1925年两度参与当地未遂的起义计划,日方亦将之视为危险人物,出于安抚与威吓之双重目的,曾于1920年及1929年要求莫那·鲁道率众参与对其他番社的讨伐行动以示忠顺(即“萨拉矛事件”(1920年,萨拉矛社)与“青山事件”(1929年)[6][7]),但更加深了莫那·鲁道对日方敌意和决心。

4.3 第一次事件期间投降之赛德克人共514人,之后被集中于邻近原部落的五处“保护蛮收容所”内。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正的战争史诗巨片,胜过老谋子的《十三钗》

关键词:

上一篇:外貌协会宣传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