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 > 影视影评 > 《邪不压正》:人不天然枉少年

原标题:《邪不压正》:人不天然枉少年

浏览次数:139 时间:2019-09-14

在中国的众多导演当中,姜文大概是最为另类的一个。按照姜文的年龄和表演经历,是可以划入第五代导演的队伍中去的。但是,你去看姜文拍的每一部作品,都显得与第五代导演格格不入。

上一部带有姜文符号的电影,是两年前的《星球大战:侠盗一号》,他饰演一位手持枪炮的武器专家贝兹·马彪斯;上一部刻有姜文印记的电影,是四年前的《一步之遥》,他是编剧、导演,并主演了满清遗老马走日。

图片 1

这个夏天,姜文带来了他导演的第六部华语长片《邪不压正》,以四年一部的速度为他的“民国三部曲”划上一个句号。在华语电影圈,姜文绝对是一个异类,在众多大导演、小导演,好导演、烂导演,著名导演、无名导演都把拍电影当作上市圈钱、资本运作的工具,恨不能一月弄俩电影的时候,他依然坚持着旧派的作风,把拍电影当作一门讲究的手艺,慢慢打磨。

姜文

《邪不压正》是根据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英文译名“Hidden man”正是小说原著名字的“倒装”。影片讲述了民国时期的一段复仇故事,主角李天然十五年前目睹师傅全家被灭门,侥幸得以逃脱,学得一身武艺后,回到北京想要手刃仇人,以报不共戴天。“七·七事变”前夕的北京城,各派势力暗中角力,李天然的复仇计划屡屡遇阻,而战争阴云笼罩全城,一触即发。

第五代导演习惯充当自己那个时代的精神代言人,把自己在那个时代成长中经历或看到的伤痛事无巨细的赋予自己作品中的角色。比如张艺谋的《活着》,电影中福贵这个角色一生的坎坷经历便是张艺谋成长的那个时代动乱的缩影。而姜文则不一样,姜文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所以他是幸运的,没有成为混乱局面的受害者,因而不像陈凯歌他们一样迫切的需要在电影中表达自己所受的种种委屈。

结束观影,直觉告诉我这又会是一部评分极端化的电影,主观的好恶会严重影响受众对影片做出客观的评价。

图片 2

首先,这是一部个人风格极为突出的电影。要在华语影坛找出几个具有现代艺术感的导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台湾的蔡明亮和大陆的姜文算是此中翘楚。姜文的电影乍一看很接近昆汀、罗德里格兹的风格,满满的好莱坞Cult片即视感,动作血腥暴力、情感大胆暴露、剧情梦幻暴诡。在国际范儿的宏观大构架下,却总是处处体现姜文的微观自我意识。

图片 3

比如台词总透着话剧模式的精致,简洁有力、诙谐幽默、喻意深刻,听觉上顺畅舒爽,思考后回味无穷。远有《让子弹飞》的“站着把钱挣了”、“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近有《邪不压正》里蓝青峰和朱潜龙揶揄蒋介石的一段经典——

由上至下依次为:《活着》剧照、陈凯歌旧照

蓝青峰:“你写日记吗?”

姜文成长的天空是彩色的,所以在他的电影中经常有少年般的可爱与执拗——马小军戳破避孕套、马大三砸烂战俘营、李东方砸了一地的瓷器、李天然穿上唐凤仪的薄纱在屋顶裸奔。

朱潜龙:“我不写。”

图片 4

蓝青峰:“我也不写。”

图片 5

朱潜龙:“谁把心里话写在日记里?”

由上至下依次为:《阳光灿烂的日子》、《邪不压正》

蓝青峰:“能写出来的叫心里话吗?”

在《邪不压正》中,姜文给了李天然这个少年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大仇得报,手刃弑师仇人,唯一的遗憾便是在电影的最后巧红离他而去,他却只能一遍一遍的呼喊着巧红的名字肩负起家国重任。

异口同声:“下贱。”

图片 6

又比如道具、服装、群演无处不透着的“讲究”。拍《鬼子来了》的时候,姜文使用的枪支、头盔都按真实比例打造,但因为当时日本人个头是真的小,让成人扮演会不符合历史细节,于是所有鬼子的群演都换成了高中生。这次拍《邪不压正》,为了片中大量的在房顶奔跑的场景,姜文在云南建了四万多平米的“建筑群”,让角儿们可以撒了欢的跑。

《邪不压正》李天然

其他诸如对阳光的迷恋、对火车的偏爱、对梦境的追求,都是姜文的电影风格化的一贯突显。喜欢的人总觉得甘之若饴,浪漫绮丽;不喜欢的人会觉得食之无味,言之无物。

姜文是一个长不大的男孩,他的电影中从来不缺少年或拥有少年心的人。而在《邪不压正》中,他的少年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在《邪不压正》之前,姜文所有作品中的少年要么留下终身伤痛要么就是死——马小军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中年人、马大三在麻木看客围观中被斩首示众、马走日在无力的呼喊中被枪毙。

其次,影片的故事完成度高,但情节略显老套,戏剧冲突不足。张北海的原著小说中有大量对老北京生活的描写,食、穿、住、行都充满着北京特色,或许是电影时长的限制,姜文摈弃了小说里这方面的大量内容,更直白于李天然的复仇过程。故事的起因、发展、结局都交待得一清二楚,完整地讲述了观众必须掌握的主线故事。对一般导演而言,能清晰表述137分钟,已经难能可贵,但因为是姜文,观众自然不能这么轻易地买账。单线故事在单线叙述下,缺乏应有的立体感,没能呈现大时代下的繁杂矛盾,相较剧情发展的中规中矩和影片时长,姜文给到观众的自嗨时间不足,给到观众的思考空间不够。更像是想在《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但遗憾的是,这个平衡点让影片的剧情走向了平庸。

图片 7

姜文的电影,特别是“民国三部曲”,总有一些事件、地点、人物、场景被提及或者重塑,像是导演设置的一个个“彩蛋”,等待观众去发掘。

图片 8

梁启超的肾。影片中李天然是以协和医院新招聘医生的身份回到北京的,上班第一天便看到了一颗人的肾作为标本醒目地陈列在医院,院长说这颗肾的主人是个大名人。这里说的大名人,就是梁启超了,任公壮年而逝的原因有百分之十是因为肾病,而另外百分之九十则是因为在协和医院动手术的时候,被割错了肾。

图片 9

施剑翘的枪。影片中北平第一裁缝关巧红,其人物原型是民国侠女施剑翘,城破之后,其父被孙传芳枭首三日,其便立志要手刃仇敌。最后,在天津刺杀成功,用枪击毙了已然出家为僧的孙传芳。

由上至下依次为:《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一步之遥》

老西和小诸葛。蓝青峰立劝朱潜龙的时候,提到了推翻满清的老兄弟,说了两个人名“老西”和“小诸葛”。这两位都是旧军阀里的人物,老西是领导太原辛亥起义的阎锡山,小诸葛则是领军桂系军阀的白崇禧,他们都曾和蒋介石大打出手,所以蓝青峰在酒桌上嘲讽蒋介石的时候,才提出这两人可以助力朱潜龙。

姜文曾经说这部电影是为儿子拍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破天荒的给了李天然比较完美的结局的原因。

营救张将军。“七·七事变”爆发后,战事已起,蓝青峰在立劝朱潜龙无果后,只能把任务目标缩小到“营救张将军出城”。露了一小脸的张将军是谁?张自忠是也。正在北京养病的张自忠,在“七·七事变”爆发后月余,才得以逃离北京,重回抗日主战场。

作为《邪不压正》电影中的核心人物,李天然的少年特质在姜文的镜头下一览无余。

东郊民巷。北京最早的使馆区,学过中学历史的都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和八国联军、义和团这两个历史名词关联不可分。

李天然这个角色代表着姜文对于少年的终极想象——从小学武,后去美国学医,学成之后回到国内成为协和医院的医生,而李天然同时还有另一重的特工身份,手刃仇人之后,李天然肩负起家国重任。在整部电影中,李天然在屋顶奔跑的几场戏浪漫而富有诗意,偷印章和日本刀莽撞却可爱,手刃仇人动人心魄却热血奔涌。飞檐走壁、行侠仗义、快意恩仇,试问哪一个不是曾为少年的你我的肆意畅想呢?姜文和我们少年时的幻想,李天然帮银幕外的我们做到了,以至于很多人看完之后都会产生跟某个缺觉主持人一样不要脸的想法:彭于晏演我,帅!

来自二十年前飞檐走壁。《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除了开锁绝技,还特喜欢扒房顶,不但能登高以望远,还可以节约窜胡同的时间,这在放在过去就应该叫“飞贼”了。这次《邪不压正》里,对导演处女作的致敬便是李天然接过了马小军的“飞贼”衣钵,并升级到“超人”——中国超人只要披风,内裤都不需要!二十年后,姜文看着民国的李天然,眼里全是二十年前文革里马小军的影子。

图片 10

姜文通过“民国三部曲”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离我们既远又近的世态浮光,而他对民国的偏爱也一览无余。影片结束的字幕里有“推荐人:史航、张艾嘉”的字样,张艾嘉是张北海的侄女,对慕名而来相求电影版权的众多导演一一筛选,向老人推荐了姜文(矮大紧是被淘汰的人选之一),而史航则最早向姜文推荐了张北海的原著。(其实,在我读过的描述民国武林侠义最好的小说,并不是张北海的《侠隐》,也不是徐浩峰的《道士下山》,而是老舍的《断魂枪》,虽然简短,却完整、有力,意境十足。)

《邪不压正》李天然与朱潜龙决战

八年时光,姜文的“三部曲”终于曲终人散,不知其再拾北洋掠影,要待何时了!

在《邪不压正》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这个细节藏在李天然在协和医院宣誓入职的那一场戏中。在这场戏中,李天然在医院领导的带领下一腔热血的背诵誓词,宣誓的对象不是希波克拉底的雕像而是一颗肾。李天然很好奇为什么要对着一颗肾宣誓。他的领导告诉他这是某位名人的肾,在协和医院做手术因为医生的失误把好的那颗肾给切掉了,对这颗肾宣誓正是希望所有医生能引以为戒,对病人负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兹台克的丰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1

《邪不压正》中协和医院用以宣誓的肾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电影杜撰的,而是真有其事,事件的主人公也是近代中国名副其实的名人。那这位名人是谁呢?正是维新变法运动的领导者梁启超。1926年,梁启超患尿血症久治不愈,他不顾朋友们的反对,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但不幸的是,在手术中,协和医院院长及其助手,误切掉了那颗健全的好肾(右肾),只能靠残留的一颗坏肾(左肾)维持生命的供给。

图片 12

梁启超

彼时西医刚刚进入中国,立足未稳,这件事情让西医大受质疑。但是在他的学生陈源、徐志摩等人以“白丢腰子”(徐志摩语)在媒介对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兴师问罪的时候,梁启超坚定的认为西医是先进科学的代表,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先进科学,也是维护人类进步的事业。所以,梁启超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不要任何道歉,不要任何赔偿,还支撑着虚弱的病体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梁启超忍受着巨大的病痛和内心的煎熬,坚定不移的维护他所信仰的科学与进步事业,但付出得代价却是生命——这样的少年心性与一心除恶复仇的李天然是何其的相似。

图片 13

图片 14

由上至下依次为:梁启超、李天然

梁启超是近代中国变革的先驱,维新变法虽以失败收场,但是梁启超却始终为国家命运奔走疾呼;《邪不压正》中蓝青峰是辛亥遗老,两个儿子也因为抗日牺牲,但蓝青峰还是寻找机会再次革命;李天然是灭门案的幸存者,错失多次复仇的机会,但还是耐心等待新时机的到来。梁启超、蓝青峰和李天然三个人从本质上来说并无不同——都是一腔热血、没有杂质的少年。

图片 15

《邪不压正》蓝青峰

梁启超曾写下《少年中国说》,他说“老年人常厌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厌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可为者;惟喜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不可为者。”我想,如果梁启超看到《邪不压正》这部电影的话,大概会再加上一句“人不天然枉少年”吧……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奇趣少年邢小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邪不压正》:人不天然枉少年

关键词:

上一篇:撒娇女生最佳命:你撒对娇了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