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 > 影视影评 > 当世界毁灭,我们会握手还是战斗

原标题:当世界毁灭,我们会握手还是战斗

浏览次数:146 时间:2019-09-12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一出影院,我的脑海中就循环环绕着这首民谣。
         
           今天去看了之前一直被热炒的大片《2012》,视觉效果果然很震撼,剪辑果然很惊险,剧情也果然很“好莱坞”。尽管它的剧情流于俗套,这部片仍然能引起我的一些思考,思考人性。

至今天看完电影,关于电影隐喻的关于人类发展史的三个阶段已经有太多分析了,原始社会的生存需要发展资本积累更高的物质需求和空想主义的精神需求以及影片中分别代表这三个阶段的领头人物具有生存技巧的导游王,资本家张总和主角马进,他们分别在不同的时期承担起了领袖的角色,给人带来生存的需要,物质的追求和精神的信仰。

黄渤第一次做导演,说实话是抱着一点观望的心态去看的电影,而且看了预告觉得大概也是个喜剧电影,然后调侃调侃现实这样,也是演员转型做导演失败的例子看得太多了吧。说一下演员,完全用好了各个演员的特点,把王宝强和张艺兴用的很好,以前他们的剧和一些电影真的尬到看不下去。然后剧情,说它是喜剧太对不起导演的雄心了,电影慢慢铺开的时候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一点一点地渐入高潮,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宗教社会,最后回归文明。你是选择生存和欲望还是选择自由和善良,用一场天灾把人类拉回原始社会中,那个时候人类文明还能存在吗?人们是会选择活回残忍、野蛮、粗暴还是选择作为一个人存在,选择自己精神上的独立?看的过程中,看到20分钟的时候就觉得非常恐怖,发现那些恶毒的心理其实就是存在在人们最深的内心的。我们反对权力和权威,我们自诩为文明时代的人类,但如果从头来过,我们还是会选择权力和欲望,我们还是愿意成为那个支配者,在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里,我们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我们会背叛做人最基本的东西吗?我们会抛弃我们的教育和文明吗?会的。这大概就是人的劣根性在作祟吧。而舒淇在里面饰演的则是一个理想型的人格,一个坚持人性之美的人,一个不愿意抛弃自己尊严的人。还记得那次他们在海边的沙滩上为了生存撕破脸皮、大打出手,过后开始痛哭,我的理解是他们突然看到了自己变得像一个未开化的野人、一个抛下人性的机器,自己都觉得可怖吧。电影里假设一个生存难题、假设了一个选择难题,给我们看看真实的人性,而电影的意义则在于人类不断地在这样赤裸裸的曝光之下去反思自我,看完电影之后我们开始想我们如果这样会怎么做。最后有一个非常讽刺的地方,王迅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初大家是互相帮助、团结奋进的,这其实就是当回到人类社群之后,在一个社会规范之下人的羞耻心吧。突然想到了那个将自己麻醉,然后让大家做任何事情都可以的行为艺术,算是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吧。豆瓣有时候这个评分真的很迷啊,中国烂片有很多,不管怎么样也轮不到一出好戏啊。

           我们个人在每天蝇营狗苟的生活中一直忽略了一个现实:人类所建造的物质世界是极其脆弱的。人类就像一个热衷于砌积木的小孩子,我们惊叹沉迷于自己所打造的王国的同时,大人的一只手就可以把一切推倒,然后说一句:“游戏时间结束。”这双不是上帝之手,而是自然之手。

有人讨论关于影片究竟是喜剧还是惊悚的范畴,我始终认为这既是一部预言式的现实魔幻主义电影,若是如分析所说都是中了彩票式的幻想与分裂,不禁让我想起了小李子的那部禁闭岛,和无数惊悚的循环想象式惊悚悬疑片,未免又落入了只是关于想象中的人性的戏剧范畴而缺乏一定的新意。我恰恰觉得在这真真假假的魔幻现实剧情里,才是真的做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表达了黄渤作为导演的野心。且我偏向于他是以温情的底色来拍这样一部片子的,他让我相信人类精神中至始至终保留着最纯净最神圣的良知。何以这么说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假装有名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次海啸,一场地震都让我意识到:人类堆砌了500万年,以为无坚不摧的堡垒是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的,然后人类文明呢?会不会随之土崩瓦解?这个命题太大,我不敢断言,但我认为人类文明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人性便是精神文明的核心。只要还剩最后一个人,人类文明就还能延续,这方面,我跟《2012》的导演倒是相同想法的。有人,就有重建的希望。

第一,影片中舒淇所扮演的觉得始终是一个善良正面的角色,她简单纯粹,所追求的事情也不过是简单愉快的生活,在爱情中也看中对方的担当,责任和诚实善良的品质。这样一些词汇几乎汇集了所有人类最为本质却也最难以保持纯净的品质。也因而在马进的心里她充当了一个明灯和希望的代名词,灾难之前她是他的白月光,灾难之后彩票这一初始目的和信念消失和对于人类文明的存在的希望消失之后,她又成为了马进心中新的信念,且称之为爱吧,也正是爱,让他在得知明明有救援却不想告知众人沉迷于虚幻的理想国之中的时候,一把将他拉回现实世界,也让他在人性自私的边缘悬崖勒马。(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姗姗(舒淇)告白的那一场戏的前后马进情感表达的矛盾冲突,黄渤不愧是五十亿影帝!一场内心的挣扎的表演极具感染力。)很多人说当代人没有信仰,可未必如此,只是我们的社会缺乏一个激烈矛盾的冲突所以我们没有类似宗教这样的具体形式上的信仰,当下的我们想要寻找救赎,大抵还是依靠内心的那一点关于人性最本真的善念与爱意。(这样看来我大抵是一个性本善论点支持者。)在残酷的物质世界中所表现出的兽性与恶意只是我们作为生存的需要所必需经历的阶段,在那之后我坚信只有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人类才最终得以与自然,与社会共生。也正是这样一个趋势才显现出了人间温情的必要性。

         但人性又是否那么可靠呢?我觉得导演还是过分乐观了。《2012》表达了一个美好的愿景:到了世界毁灭的一刻,人类应该亲如兄弟。当然,那只是愿景,谁也无法预测现实,因为现实每秒都在变化。我其实是比较信奉荀子的“性本恶”论的,人性里有自私的基因。如果真出现了《2012》里的情况——陆地将要覆灭,我想,如果在2009年被科学家发现地壳异动的那天就公开消息,世界绝对会陷入混乱。原谅我会阴暗地想:既然知道自己死定了,人会尽可能地抢时间,尽可能地享受最后的人生。人会去抢夺本来不属于他们的享受,人可能会为了最后的利益互相战斗。如果真的有诺亚方舟,人会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存而舍弃别人。当生存的座位有限,潜藏的所有矛盾都会爆发。当然,我这套论调不适用于“亲人”,只适用于“陌生人”之间。因为这世上不存在着无缘无故的爱。对于陌生人,我们会伸出援手,但大多是在不威胁自己生命的情况下。

第二,张艺兴扮演的小兴从简单的人格到后期黑化的转变这一过程中,他是一个发展的半完全体,最初的单纯不是因为他有着人的最高贵的品质而是愚蠢。(在我看来简单的不经世事的善良经常表现为愚蠢)当经历了被利用被欺骗之后他似乎一下子变得聪明起来,懂得了 “趁他人之危”,看起来很惊人却也令人心酸,好像在这染缸般的世界里,无人能幸免于沾上一身的暗色。而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精神病院,因为在残酷现实面前接受不了生存和良知的双重拷问而最终大喜大悲精神失常。之所以说他是发展的半完全体是因为他只完成了两个阶段的过程即似婴儿的单纯到学会利用他人发挥人性之恶,最终无法冲出现实和自身精神世界的牢笼。而与之对应的是马进这一角色的转变,最初是一个小人物最终也是一个小人物,但是这之间他经历了关于人性最基本的生存和后来精神良知的拷问,若说荒岛之前的马进是一个苦苦挣扎与现实的小人物,那么最后的他虽仍是一个依旧挣扎在社会中的却有了更坚定关于世间温情善良信仰的小人物。这一点也恰好让他能成为一个完善的“自由人”。

        所以,导演很聪明地把剧情安排为在最后一刻才向同人类公布世界灭亡的消息。人之将死,其行也善。这样就能避开人性的丑恶,彰显人性的美好了。

影片中也处处充满了关于人性的预言和隐喻,黄渤的表达欲很强烈,往里塞的东西足够多显得太满,但是没能掩盖住他的主线这一点很难得,虽然开头的部分我觉得有一些过于杂乱和冗长,但就全片来看好似是若有若无的铺垫和更出挑的戏剧效果。瑕不掩瑜吧。

        好吧,我也不是对片中的温情视而不见,只是觉得鲜花和王冠只能带来盲目的沾沾自喜,从来只有批判才能推动社会向前。         

我还是抱有一个乐观的态度来看待这一出“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的一出好戏。毕竟导演黄渤,我认为他就是那一个能够在见识了这世间残酷之后仍对于这世界抱有最大的温情和善意的人。他挣扎过也绝望过,但是他永远也没缺乏过热爱与真诚。早期多表现现实的小人物,后来多了喜剧和搞笑的内容但是却从不缺乏对人性对世界的反思思考和对世人的警醒。因此我也认为这是一个表现着最残酷最激烈最现实的社会矛盾和人性挣扎却有着温情底色的喜剧片。不论在何种时候,都有名为希望的火把燃烧着。

至于人性中自私,利益至上的那一面,不过是让我们成为一个矛盾体的必要条件而已,拿捏得度,也并不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橘子汽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世界毁灭,我们会握手还是战斗

关键词:

上一篇:接到生命的限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