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 > 影视影评 > 舒明月文笔训练营第七课 by sensen

原标题:舒明月文笔训练营第七课 by sensen

浏览次数:197 时间:2019-09-07

直接的感觉是冗长、缓慢、晦涩难懂,但镜头的流转和画面非常吸引人!
三个人感觉是三种抽象代表,感情、理智和中庸。
没看过原作小说,只看电影的感觉,这电影和博尔赫斯的《环形废墟》有关联。
人的存在基于物质存在,可精神世界的东西不能解释。一个死掉,可形象样子经历栩栩如生存在于另一个的记忆中。人的自我认知是基于别人的记忆(印象),存在于人群中,通过别人的反应得出自己的形象。如果没有别人以及历史,人是不可能有自我认知……于是追溯到几千年前,伟大的哲学家开始探索“我们是谁”……
索拉里斯星更像是我们所说的“混沌”,凌驾于神和宇宙之上……一锅糨汤包含万物,就像别人眼中的自己,这个混沌也反应着人类……
相对于另两个科学家反射出的心灵具象,一个貌似孩童,一个貌似侏儒……(那两段一闪而过看不太清)是不是他们各自内心的写照呢?而主角反射出的妻子,也许是爱情或者说情感的具象。
三人构成了社会……而对于不溶于社会的外来者有不同的反应。
在索拉里斯面前出现的混乱是因为投射出的自我。只有主角把自己的投射——“妻子”带出来与其他人共处。是不是意味着,也许自我投射中只有感情是高尚的,而且可以被颂扬的?如果投射代表着欲望……孩子象征青春,侏儒象征怪诞……??
最后妻子选择消失,象人选择自杀,以达到平衡人与投射之间的紧张关系。是不是意思一种值得颂扬的崇高牺牲,使人有了存在下去的理由或者意义……
这是太晦涩难懂的电影了~~一头雾水,但段时间内大概没有勇气从新再看一遍吧!

第七课作业:

如果创作类型小说,你偏好哪一种?这一类型中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部作品?请评价此部作品,不低于200字。

如果不是塔可夫斯基,我或许不会热衷于去看一部科幻片,但科幻片在塔可夫斯基手中自然不会起到娱乐的作用。他探讨的是一个赎罪的哲学话题。

回答:

如果创作类型小说,我会选择科幻小说。科幻小说是进化版的神话,它突破了传统神话的桎梏,有其不可比拟的优势。科幻作品可以不必拘泥于过去,释放想象力,任由作者实现思想实验,还极易同其他元素结合。它与政治元素结合产生了《1984》,与维多利亚式小说元素结合产生了《差分机》,与传奇冒险结合产生了《群星,我的归宿》。由于科幻小说的这些特性,他不会像很多类型小说如骑士小说,在内容和形式极易僵化,很快失去生命力。科幻题材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富矿,给了作者巨大的创作空间。

科幻小说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波兰作家斯坦尼斯拉夫·莱姆所著的《索拉里斯星》。

莱姆是顶尖的科幻作家,拥有医学博士学位,是波兰宇航协会的创始人、波兰控制论协会会员,其作品以严谨的细节和超乎常人的想象著称。《索拉里斯星》于1972年和2002两次被搬上大银幕,对后来的科幻类文艺作品影响巨大。

《索拉里斯星》讲诉了这样一个故事:飘浮在索拉利斯低空的空间站原本是人类伸向未知的触角,但却被诡异氛围所包裹,原来仅有的三名科学家其中一人自杀,剩下两人放弃了正常工作,而新来的主人公凯文似乎也将陷入困境。海洋洞察了他们包括潜意识在内的全部思维活动,将长期掩埋在他们心灵深处的不愿触及的隐秘具象成真实的物质存在,而作为肩负探索未知重任的科学家却根本无法了解索拉利斯海的目的。凯文一步步走向深渊……

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这本科幻小说具象化了一个哲学问题——人是否可以以自身作为尺度去丈量未知事物。在小说中,索拉里斯星上所有物理规律皆与人类认知相悖,大数定律在这里失去了作用,人类不知道如何进行研究,任何解释都是“一个更费解的谜代替另一个谜而已”。星球上的“海洋”似乎是种生命体,他可以幻化成人类内心的隐秘,然而人类却不能和它“正常”交流。

太阳集团娱乐2网址2138,许多科幻小说在物理世界的设定上与真实世界不同,但在认知层面上依然是以人做为尺度——在《时间机器》中,埃洛伊人和莫洛克人是资本主义国家阶级分化的象征;《银河帝国》的帝国元老院是罗马帝国的再现;《银河英雄传说》则把三国演义一股脑儿搬上了太空舞台。索拉里斯星否定了所谓“正常”人类的行为,海洋似乎能和人类交流,但是深究下去发现,这种交流可能完全是种误解,海洋完全是以不能理解规律在运行,甚至说规律这个概念就是缪误。我们和主角凯文一样,在不断产生的谜团中开始反思人类作为尺度的必然性——是不是因为人类沉迷于自己作为世界的尺度,才导致了我们无法更深层次地了解未知事物。我们觉得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也许只是盲点太大看不到新东西罢了。

《索拉里斯星》虽然具象了严肃的哲学问题,却没有丁点儿说教味。它以悬疑小说的方式展开,让读者带入主角视角去探索索拉里斯星,并把思考的权利交给读者。如果之前你阅读的作品都是以人文精神或人类中心主义为基调,那么这本书必定是一扇打开你新世界的大门。

你曾经对不起你的妻子,妻子也觉得你不够爱她,就自杀了,十几年来你一直感到愧疚,但是并不是时时刻刻感到归咎,只是在难过的时候会想起她。有一天,你死去的妻子突然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索拉里斯星一直是科学家的一个谜,科学家们建造了一个太空站去对他做专向研究,可是多年来并没有理论上的成果,只有一些灵异的事件和令人无法解释的事件发生。80几个人最终只剩下三个人在那里,并且有一个人自杀身亡,这个人是吉里巴安,是心理医生凯尔文的朋友。

太空站被强制关掉,凯尔文去进行调查研究,他认为这一切的现象都是心理问题,可是他看到了朋友的死,和两个举止古怪的人,最主要的是,在太空站,他看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妻子哈里。这是他死去的妻子复活了吗?当然不是,她只是一个复制品。它是如何出现的呢?

原来,在索拉里斯的周围弥漫着“思想之海”,他可以深入人的潜意识,使人类潜意识中存在的罪恶感、不健康的欲望、被压抑的诱惑以物化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个物化出来的人存在于记忆中,是罪恶的代名词。人是原子构成的,而太空战中被思想之海物化出来的形象是中微子构成的。

物化的哈里爱上了凯尔文,凯尔文见到自己害死的妻子,内心中隐藏的罪恶感慢慢的释放出来,他希望能够弥补自己的过错,重新去爱妻子。可是这一切,对于物化的哈里来说都是陌生的,她是谁,她从哪里来,来到这里为什么,都是她疑问的事情。随着凯尔文不断的通过图画,影音资料去向她展现自己的人间生活,哈里渐渐的也有了人性,她就这样陷入了痛苦,特别是当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复制品,曾经为爱死去的时候。

物化的哈里也曾想服液态氧自杀,但是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这是因为凯尔文的罪恶的潜意识并没有消失,她才会不断的出现。

凯尔文与哈里接触的过程中不断的净化着灵魂,不断的反省自己,释放自己的罪恶感。

最终,物化的哈里消失了,是她自愿的结果,也许只有这样,凯尔文才能从罪恶中走出来。凯尔文回到地球,看到年迈的父亲,双腿下跪,哭泣不止。

物化哈里的消失似乎意味着凯尔文救赎的成功。凯尔文曾经对不起自己的妻子,但是他在太空战中完成了救赎。好像是服了一副后悔药。现实可不是这样的,失去的东西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悲惨记忆中的人物即使复活,经历的将仍然是悲惨。

整个影片想要说的是:每个人都应该看到自己潜意识中的罪恶,都要有羞耻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道德上的完善。要与“思想之海”沟通起来,剖析自己,解放自己的罪恶。

塔可夫斯基的影片晦涩难懂,也许上面我的感受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也可能部分正确。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这部影片,他的每个镜头都有很多生长点,激发观众的想象。

除了这个影片的哲学意义之外,我所喜欢的还有,影片开头和结尾那些水草和塔可夫斯基构造的“思想之海”的画面,都体现了深刻的美学内涵。

这部影片拍于1972年,得到了当年的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那年塔可夫斯基40岁。

这肯定不是凭一次观看体验就能够理解完全的电影,我感觉自己似乎理解了也就十分之一。以后还会重看的,到时候补充吧,或许那个时侯,我会推翻我所有的观点。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舒明月文笔训练营第七课 by sensen

关键词:

上一篇:值得一看的大片

下一篇:没有了